联系我们010-65177616

电子邮箱admin@cisg-hk.com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NEWS CENTER

行业资讯

资讯分类
中珏华卫(北京)安全科技有限公司

本着“专业服务,诚载重托”的经营理念,致力于为海内外企业、公民提供一对一专业安保服务。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安全特刊】解析苏丹之乱的背后推手

【安全特刊】解析苏丹之乱的背后推手

  • 分类:公司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12-08 18:46
  • 访问量:

【概要描述】2021年10月25日,历经数日游行后,在苏丹首都喀土穆,苏丹过渡政府总理哈姆杜克及多名政府高官被军方拘留。随后,苏丹军队最高首领布尔汉宣布解散内阁和主权委员会,国家事务由军方接管,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安全特刊】解析苏丹之乱的背后推手

【概要描述】2021年10月25日,历经数日游行后,在苏丹首都喀土穆,苏丹过渡政府总理哈姆杜克及多名政府高官被军方拘留。随后,苏丹军队最高首领布尔汉宣布解散内阁和主权委员会,国家事务由军方接管,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 分类:公司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12-08 18:46
  • 访问量:
详情

       2021年10月25日,历经数日游行后,在苏丹首都喀土穆,苏丹过渡政府总理哈姆杜克及多名政府高官被军方拘留。随后,苏丹军队最高首领布尔汉宣布解散内阁和主权委员会,国家事务由军方接管,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苏丹“易主”的消息,其实并不突然。早在今年9月份,中国驻苏丹大使馆就曾发布一则通知,表示苏丹游行未遂,局势仍不容乐观,在苏国人仍需谨慎出行。

       此时,两月时间,苏丹政变。喀土穆国际机场关闭,网络中断,交通封锁。群众静坐示威游行还在继续。

10月25日,苏丹军方首领、原主权委员会主席布尔汉发表电视讲话

       然而,当地中国人表示,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动荡,苏丹百姓、甚至是长期在苏生活工作的中国人,都未表现出太多恐慌。驻苏丹记者表示并未发现外国人急于撤离、居民囤积物资等情况。

       苏丹政变并不是“前不见古人”。

       两年多前,也就是2019年4月11日,数天的示威游行演变成了苏丹政变,前总统巴希尔被捕,政府宣布解散。

       然而两年半时间,苏丹为实现民主而作出的努力仿佛又回到起点。

       事到如今,是什么推翻了苏丹的民主过渡之路呢?

部分抗议者要求解散哈姆杜克领导的内阁政府

       经济基础不稳,民生问题不解决是苏丹之乱的深层原因

       经济低迷,民不聊生始终是苏丹政治动荡的最深层次原因。2019年,苏丹第一次政变就是因为“粮食荒”“燃料荒”“现金荒”等生活必需品短缺,直接导致民众内反,自发游行,最终推翻了巴希尔政权。

       事到如今,上述问题仍然未得到解决。

       经济持续恶化。大部分苏丹民众表示,“日子好像还不如从前了”,而参加游行可以领到少量“工资”,当地人想着“闲着也是闲着,参与游行至少能赚顿饭钱。”才使得游行屡镇不止。
       2021年10月,苏丹总统府前又出现了持续数日的静坐活动,示威者要求解散过渡政府,苏丹民众也多次谴责抱怨哈姆杜克政府没有使苏丹摆脱经济困境。

苏丹前总统巴希尔被捕

       然而,想改变这种情况,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从自然条件上讲,苏丹地处非洲,自然环境恶劣,不利于本国农业发展。从国家外部来看,苏丹又遭受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长期施加的经济制裁。

       2011年,南苏丹独立,苏丹政府失去了石油这棵摇钱树。没有了经济支柱,苏丹的国民经济遭受重击。

       平心而论,无论什么样的政府,短时期内苏丹经济现状都难以改善。

       “苏丹之乱”的背后推手

       10月25日,政变的前一日,美国特使杰弗里·费尔特曼还在访问苏丹,共同商讨非洲之角问题,并与苏丹军方和文职领导人会面以“解决争端”。特使表示美国就苏丹问题上,“坚持拉拢支持文职政府”,威胁军方称,任何“以武力改变过渡政府”的行为都会“危及美国对苏丹的援助”。

然而这一次,苏丹军方并没有被威胁。第二天就发起了政变,囚禁了总统。


苏丹过渡政府总理哈姆杜克与苏丹原主权委员会主席布尔汉

       一个国家主权不独立,内政频频受其他国家干涉,社会就没办法稳定。苏丹的动乱就是个例子。苏丹两度政变,说到底就是以 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假借“自由民主”之名,对苏丹内政粗暴煽动干涉的结果。

       2019年,在美国暗中支持鼓动之下,巴希尔政权被推翻。但巴希尔背后的伊斯兰势力仍在苏丹影响重大。而在2021年9月21日,苏丹发生的未遂政变主要参与人员也是来自伊斯兰势力。

2021年9月23日,布尔汉就未遂政变发表讲话

       2020年10月,在美国的主导下,朱巴和平协议最终达成。这是苏丹政府在美方压力下,为解决“人权问题”——达尔富尔问题而作出的妥协之举。但事实上,问题根本并未解决。

       反对和平协议的原领导人进入苏丹领导高层,成立了“国家宪章团体”,使苏丹政治斗争更加复杂,议会成立遥遥无期,同时,大选被迫从2023年推迟到2024年。而所谓的“国家宪章团体”进入文官政府后,也造成文官政府内部出现严重分裂。近期在苏丹总统府前游行示威要求解散哈姆杜克领导的文官政府的部分支持者正是来自“国家宪章团体”。

       因此,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背后推手频繁干涉他国内政,进一步催化了苏丹本国经济危机带来民生矛盾,导致苏丹政治、经济、社会等各方面动荡不安,才演变成如今苏丹的“一变再变”的混乱局面。

近期资讯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 © 中国国际安保集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姚家园西里1号院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